bat365|首页欢迎您!

  • <tr id='2P80Y1'><strong id='2P80Y1'></strong><small id='2P80Y1'></small><button id='2P80Y1'></button><li id='2P80Y1'><noscript id='2P80Y1'><big id='2P80Y1'></big><dt id='2P80Y1'></dt></noscript></li></tr><ol id='2P80Y1'><option id='2P80Y1'><table id='2P80Y1'><blockquote id='2P80Y1'><tbody id='2P80Y1'></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2P80Y1'></u><kbd id='2P80Y1'><kbd id='2P80Y1'></kbd></kbd>

    <code id='2P80Y1'><strong id='2P80Y1'></strong></code>

    <fieldset id='2P80Y1'></fieldset>
          <span id='2P80Y1'></span>

              <ins id='2P80Y1'></ins>
              <acronym id='2P80Y1'><em id='2P80Y1'></em><td id='2P80Y1'><div id='2P80Y1'></div></td></acronym><address id='2P80Y1'><big id='2P80Y1'><big id='2P80Y1'></big><legend id='2P80Y1'></legend></big></address>

              <i id='2P80Y1'><div id='2P80Y1'><ins id='2P80Y1'></ins></div></i>
              <i id='2P80Y1'></i>
            1. <dl id='2P80Y1'></dl>
              1. <blockquote id='2P80Y1'><q id='2P80Y1'><noscript id='2P80Y1'></noscript><dt id='2P80Y1'></dt></q></blockquote><noframes id='2P80Y1'><i id='2P80Y1'></i>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視障教育 > 七彩人生 >

                季燁劍打破近200年◇盲人讀寫困境

                時間:2020-05-22 18:35來源: 作者: 點擊:
                  
                三月,鶯飛草長的日子。驅車前往南通采訪的時候,記者再次翻開2006年第11期《中國少年兒童》雜誌,封面上登出了第十一屆全國十佳少先隊員的照片。照片雖然是集成的,但每個孩子都如出一轍地伸出雙手、做出表達勝利與喜悅的“V”字手勢,看上去幾乎就像是合影一樣了。唯獨一個憨憨笑著的女孩,端直肩膀挺立在一片歡騰中。煞風景嗎?有一點兒。但觀者如果知道她是一個盲人,就絕不會這麽想了。她就是因打破近兩百年來盲人讀寫困境而屢獲殊榮的南通市盲⌒童學校學生季燁劍。
                    
                人物介紹
                    
                    “實用新型盲文書寫器”在季燁劍手中問世時,她才11歲。這項發明被譽為是自1829年盲文誕生以來盲文書寫方面的一次革命。盲童做出了驚世發明,由南通市到江蘇省、再到全國引起了強烈反響。一個個獎項、一項項榮譽,在接下來的三年裏接∩踵而來。2006年10月,季燁劍獲得第十一屆全國十佳少先隊員稱號。
                    
                大∏眼睛的盲少女
                    
                    3月9日,星期五,下午3點25分。陽光明媚,南通市盲童學校花壇裏的紅葉李正開著花。離下課時間還有5分鐘,我輕輕地走向走廊盡頭掛著“六年級”標牌的教室。才挨近門口,視線甫一投進教室,便感到座位上所有的學生都對我這個移動著的不◢明物體作出了或大或小的反應。但幾乎在同時,他們又都從無聲的喧嘩中恢復了平靜,就連向我這邊直楞楞地擡起腦袋的孩子也立即重新把手指伸回厚厚的盲文課本★上繼續摸索。
                    
                    我一眼就認出了季燁劍,她穿著一件大紅色連帽滑雪衫,梳著一絲不亂的“一把抓”,坐在第二排靠窗位置(一共只有兩排,每排各3名學生,這是我見過的人數最少的班級和年級)。13歲正是身體變化迅速的年紀,盲童已經長成了盲少女。她坐著就已很高,臉盤也比我先前看到的照片裏的樣子要大∞上一圈,但那濃密的眉鋒、線條深刻的雙眼皮大眼睛是她臉上不變的特征。來教室之前,指導季燁劍發明“實用新型盲文書寫器”的老師王慧雲就開玩笑地和我說,她長得有點像“希望工程”春蕾計劃裏那個出名的“大眼睛”蘇明娟。
                    
                    看起來確實如此,不過深究起來卻大相徑庭→。那位“大眼睛”因眼神裏閃耀的渴盼打動千千萬萬的人,而這位“大眼睛”卻談不上有任何眼神。季燁劍雖然有一雙黑漆漆的眼眸,但大部分時間都在無目的、無意識、大範圍地快速轉動,還經常出現兩只眼珠“飄”向不同方向的情況。這一切都是她自己不能控制的。當然,也有偶爾兩只眼珠“定”在一個“正常”的角度的時候,這時的她看上去就與任何一位在凝神靜思的健全少女無異。
                    
                    這是一堂自習課,也是六年級開學第一周的最後一堂課,換在其他小學,下課前的5分鐘也許不可能如此Ψ秩序井然。我想起季燁劍的班主任深有感觸的一番話:“我們學校的小孩因為自身有缺陷,十分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個個很勤奮、很努力。”我向自習課的老師提出,想聽一位學生朗讀課文,一位低視的女孩應聲而起,她把眼睛湊在課本上,認真地大聲讀起來:
                    
                    “《祖母的愛》。祖母從沒↙上過學,也沒碰過書本,她唯一懂得的,就是能寫  ‘1、2、3’等數字……”
                    
                    後來我知道,這個低視的女孩是班上的“故事大王”。由於盲文課外書【少得可憐,全校一兩百個全盲的孩子最喜歡聽少數低視的孩子讀“漢字書”(即印刷類書本,他們用以區別盲文書)。低視的孩子讀什麽,他們就聽什麽,而低視孩子一次最多只能讀一千多字,這已是他們使用視力的極限。
                    
                    不得不ξ 承認,他們是一群特殊的孩子,因為「看不見,這個世界上的大部分享樂都與他們相隔閡,無論是精神上的還是物質上的,高雅的還是世俗的,“好”的還是“壞”的。對於像季燁劍這樣先天性雙目失明的孩子來說,要“想象”這個世界,連最末微的參照都找不到,何況累積到今天已汗牛充棟的世界文明寶庫中,已轉換為盲文向他們講述的寥寥無幾,現代生活中令人眼花繚亂的音畫享受與他們更無關◣系。
                    
                    但好像是為了反抗加諸他們身上的種種桎梏,在南通市盲童學校這所由張謇創辦於1916年的中國第◆一所國人自己任教的特殊教育學校,學生每年考取大學、獲科技發明獎、運動比賽奪冠的比率都讓人刮目相看,季燁劍是他們中的佼佼者。
                    
                絕妙創意翻轉200年因襲
                    
                    我想,從季燁劍的成長軌跡中,應該可以找尋出一種不同尋常的精神力量。而這次采訪我更關心的是獲獎前後對一個盲童的改變。來之前,我最擔心的是她已經被某種既定模式“包裝”過,以“小明星”的姿態出現。意外的是,南通市教育局工作人員和學校老ω師告訴我,季燁劍性格內向,雖然接⌒受過多次采訪,仍然不善言辭;並且,盲人對陌生的明眼人較為敏感、多疑、抗拒、防備,“很有可能問不出什麽”。
                    
                    季燁劍仿佛知道我在註視著她,有些局促地擺弄著手中綠色的塑料格尺。這種格尺縱向有4個方格,橫向有28個方格,分為上下兩層,下層的每一個方格裏有6個固定的∞凹點。格尺再加上一支帶手柄的尖錐,就是盲人的書寫工具。
                    
                    1829年,法國盲人布萊葉創造了以他名字命名的盲文(Braille),其文字規律是以六個固定位置上的凸點與空點的不同組合方式ω 代表26個字母和若幹種數符,所以又稱“點字”、“凸字”。書寫時,以每個方格裏都排有六個固定空點的格尺緊貼頁面,以鋼尖或鐵尖的筆頭從正面錐入每一格的其中一點或幾點,閱讀時,從背面的凸點讀起。1874年,布萊葉盲文傳入中國,形成了由三個方塊分別代表聲母、韻母和發音的漢語拼音表示的“中國點字”。1953年,以普通話為基礎,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采用分詞連寫方式拼寫普通話的《新盲字方案》推出,襲用至今。
                    
                    盲人在讀點時,遠比正常人費神。紙面猶如鏡子,把左邊的點“映”到右邊,再加上打點時是從右往左打,讀點時卻是從左往右讀,就好像是“密碼”上再套了一道“密碼”。雖然經↑過訓練可以提高速度,但與正常人的效率不能比。這就是為什麽一堂數學考試在別的學校只需要1個半小時,在盲童學校卻需要足足一上午的原因。
                    
                    季燁劍︾的發明,來源於一個絕妙的創意:改“錐點”為“攢點”。格尺下層格子裏的凹點改為凸點,書寫時,用一支特制的、筆芯內凹的筆配合底層格尺上凸起的固定六點來“攢”點。這樣,書寫時選取是什麽點位,正面摸起來也就是什麽點位,讀與寫的思維終於合一了。幾處簡單但顛覆性的改動,破除了布萊葉盲文發明以來近兩個世紀的最大弊病。
                    
                    下課鈴響了,我俯身對季燁劍說:“我是從上海來的《文匯報》記者,是來采訪你的;我叫吳越,比你大一點兒。”
                    
                    “你好。”她落落大方地說,平靜的臉上看不出表情。
                    
                    “我們有車,正好把你接回家,好嗎?”我向她征詢這項安排的意見。
                    
                    她還在猶豫,一個精靈般的小女孩跑進教室,抱住她的腰笑著、嚷著、旋轉著。這是季燁劍的妹妹,也是先天性全盲,去年開始上盲童學校的一年級。看著一對全盲的姐妹毫無滯拙地嬉鬧在一起,季燁劍的母親,一位瘦小的、穿著薄牛仔布外套的女性,開始收拾大女兒的課本,問:“帶什麽書回家?”
                    
                    “數學。”季燁劍回答。
                    
                “我能感覺到光”
                    
                    讓季燁劍開口確實不↘容易,她回答每個問題幾乎都要用上十幾秒、甚至半分鐘的思考時間,好像在努力回憶,又好像在挑揀字眼。耐心等待下,獲得的也僅僅是幾個字的答案。
                    
                    我暗暗著急,這不是最真實的她。她的生活老師告訴我,季燁劍能說會唱,在宿舍裏和同學聊電視劇《還珠格格》,聊流行音樂,聊合唱隊〖裏的軼事,天南地北,無所不談。為什麽對我如此吝嗇呢?
                    
                    我知道盲人對聲音敏感,能聽出聲音裏的感∩情色彩,對聲音也有自己的喜惡,便問她:“楊振寧爺爺的←聲音還記得嗎?”
                    
                    “記得。”
                    
                    “怎樣的?”
                    
                    “挺溫和的。”
                    
                    “魯豫的聲音你記得嗎?”
                    
                    “挺好聽的。”
                    
                    “你‘聽’到過的最熱鬧的地方是哪兒?”
                    
                    “是北京。馬路上,會議室裏,很多很多的聲音,”季燁劍少有地說了一個長句子,“第一次坐飛機也是去北京,速度好快,‘嗡’的一下,耳朵塞住了。”
                    
                    季燁劍的班主任謝波曾告訴我,盲童的心理年齡比實際年齡延遲好幾歲,在一般學校,這個年齡的孩子已經一只腳踏入青春期了,但在這裏,喜怒哀樂還像◣孩童一樣來得直接和純粹。“不過,季燁劍有點不同,她雖然內向,但心裏有思想。她上課時愛提問,作業中搞不懂的地方四處問人。我感覺她是想用學習來改變貧困的狀況。”
                    
                    我換了個話題:“你愛聽收音機嗎?”
                    
                    “愛聽。”
                    
                    “自己有嗎?”
                    
                    “沒有。”
                    
                    我拿出準備好的一款小收音機,遞給她,拉著她的手指找到開關和選臺鍵。但一轉眼,當我把兩節七號電池從包裝中拆出來時,驚異地發現她已經不聲不響地把後蓋卸開,等著我放進去了。這一舉動讓我見識到了她的自理能力不可小看,便追問道:“你知¤道電池怎麽放嗎?”
                    
                    “彈簧對著平的一端,沒有彈簧的對著凸的一端。”她不假思索地回答。
                    
                    收音機讓我們的談話找到了新的目標。我知道了她以前都借同學的收音機聽廣播劇、流行歌,不過電臺裏“老是賣藥”讓她和她的同學們很不滿意。她愛聽歌,“凡是流行的、好聽的都喜歡”,最喜歡的是張信哲,還“追蹤”到張信哲最近就在上海開√過演唱會,她評價說,“《白月光》最好聽。”
                    
                    看來她不避諱“光”。“你能感覺到光嗎?”我試探地問。
                    
                    “能。”她肯定地說。
                    
                    “怎麽感覺?”
                    
                    “宿舍的窗朝東,天氣好的時候,五點多鐘就能感覺到光。在亮的地方,正面有人過來,就會把光擋住。現在這輛車裏,也能感覺到。”
                    
                    “你看到的光是什麽顏……”我趕緊硬生生把後面的詞給吞掉。
                    
                    好在小季沒有在意★我的失言,她思考了一會兒,鄭重地說:“反正,我雖然看不到,但不完全是黑色的,還是有光的。”
                    
                    “如果你能看到,最想看到什麽?”我拋出這個“殘酷”的問題,心裏已列出一串答案:爸爸、媽媽、妹妹、老師、張信哲、家、學校、飛機……
                    
                    “民族服裝。”
                    
                    小季口中吐出這個詞絕不在我的預設之內。我不禁驚訝地重復了一遍:“民族服裝?為什麽?”
                    
                    “他們念的‘漢字書’上說‘民族服裝’很漂亮,我不知道它■看上去是什麽樣子的,摸是摸過,更想看到。”說著,一抹靦腆的笑在她腮邊泛開。
                    
                    我的問題是假設的、殘忍的,盲少女的回答是溫情的、充滿憧憬的。
                    
                貧寒身世下的堅毅
                    
                    對於盲童來說,對家園的依戀比一般孩子要強烈得多,也許陌生就意味著危險。季燁劍告訴我,從小到大哭得最厲害的一次,就是寄宿〗到百裏之外的盲童學校去上學。
                    
                    現在,盲童學校已經是季燁劍的“家”了。她熟悉每一個彎道、每一」條小徑、每一棵大樹,熟練㊣地穿衣、疊被、打飯,不但再也不會撞到門框,而且還能自如地溜冰!(盲人溜冰?我想起來,在教學樓前的樹叢中,確實有一塊欄桿圍起的空地,原來那就是溜冰場,盲童們的樂園。)
                    
                    南通盲童學校的科技興趣小組先後產生了好幾個拿大獎的科創發明,“盲人象棋”、“盲人語音助學器”等,心靈手巧的盲童們為方便學習和生活想出不少點子△,但從根本上撼動近200年來盲文書寫方式的,別說以前沒有人試過,連想都沒人想到過。
                    
                    季燁劍之所以想到了,是因為她吃過盲文書寫的虧。上小學一年級時,季燁劍的母親剛生下妹妹,父親也摔傷了腿。在這種風雨飄搖的狀況下,沒有上過幼兒園的她◎走進了一個全然陌生的環境,艱難地學習讀寫,結果因為基礎實在太差,不得不留了一級。為了練打盲文⊙,小季的手指被紮破了許多次。
                    
                    漸漸地,小季已能用盲文完成好幾門功課的學習,但是四年級的一次期中考試時,因為書寫太慢,最後一道會做的題目她沒來得及完成。考試後,一個大膽的念頭萌發了,她要設計一種讀寫一致、讀寫同步的新型盲文書①寫器。她把所有的課余時間都用在了設計這種書寫@器上。草圖出來後,在底板木料的選擇、紙張的韌度、格尺模具與筆頭模具的形制上又經過無數的嘗試與失敗,四易模型才獲得最終的成功。
                    
                    “你覺得設計書寫器時快樂嗎?”
                    
                    “很快樂,”季燁劍想了想,“最高興的就是同學們都說用這種書寫器,讀寫速度快多了。”
                    
                    說話間◤不覺已驅車近一個小時,季燁劍的家在如東城南鎮周店村,下了公路拐上一條土路,還要在田陌之中顛◆簸二十分鐘。薄暮中,星星點點的樓房在車旁掠過,忽然,三間沒上水泥的平@ 房出現在一個岔口上,像是被周圍的樓房給排擠出來似的。“到了到了”,兩姐妹的母親連忙喊。
                    
                    “她們的爸爸出去打工了,”一邊開鎖,小季的母親一邊說,“原本我們住得還要往北五六裏,前幾年和她爺爺奶奶過不下去,出來了,過年也是自家過。”
                    
                    房間裏極冷,唯一的電器是梁上的電燈,加上送給季燁劍的用電池的收音機,勉強◣算有了第二件。我看了看廚房,竈臺和籃子裏都是空的,臥房裏只擺著兩張床。我們在堂屋裏的條凳上坐定,一只狗悄無聲息地繞到桌下,季燁劍靈敏地伸出腳去逗弄狗的嘴,對我說:“這是外公家的狗。”我卻▓看見她的跑鞋已經嫌小了,腳趾頭把鞋尖撐得滾圓。
                    
                    我想起來,小季的指導老師王慧雲說,有一次午飯時≡間,他看見小季給妹妹打了飯,坐在卐邊上等妹妹吃完,就問“你怎麽自己不吃?”小季沒有正面回答,但王老師隨即領↘悟:妹妹人小吃不完,小季打一份飯菜,吃妹妹吃剩下的。當時,聽王老師這麽說,小季的生活老師金鴿也回憶起來,學校實行一、二年級包菜,三、四、五年級自※購,六年級重新包菜的制度,小季的身形也隨著制度而胖瘦。一旦學校包〇菜,飯和湯敞開供應,她就胖些,一旦要每天計劃著吃,就明顯地瘦下來。
                    
                    “現在除了學校代管的給小季讀書的9000元宋慶齡獎學金,還有什麽別的社會捐助沒有?”我問小季母親。
                    
                    “有,武警110官兵每學期捐助400元錢。她這身新衣服就是去年他們送的。”
                    
                    “姑娘個子№長得挺高,挺結實。”
                    
                    “去年開始發育了,所以這一年我經常到學校,接送小的,也料理大▼的,”這位已慣於承受苦難的母親長長地嘆氣,“衣服臟了她▃也看不見,照樣穿著,洗也洗不幹凈,將來我不在怎麽辦……”
                    
                    “別難過,你看小的這個多可愛,大的這個多爭氣多懂事。”我連聲安慰。
                    
                    “不瞞你說,農村裏人還是瞧不起瞎子,認為不吉利。以前縣裏到南通沒有公交車的時候,我騎5個小時自行車接送孩子,現在通了公交車,我有時還ξ要騎自行車,為什麽?人家一張票10元,賣給我們要15元一張;好說歹說到12元,沒到站就把我們趕下車。有時候,看我帶著兩個瞎眼孩子上下車動作慢,幹脆不讓你上車。”
                    
                    “你們夫婦倆都健全,生下ω 的孩子為什麽都眼睛不方便?”我問。
                    
                    “跑了多少醫院,也沒查出病根。2000年♀生下小的這個,沒過幾個月,發現她眼睛上翻,和她姐一樣,也看不見,心裏別提多難受了。那時ξ 正好她姐姐上學,讓她舅媽接送,她姐姐從來沒上過幼兒園,讀書沒有基礎,還留了一級,多交了一年學費。”
                    
                    “你看,要不是小季吃了虧,老琢磨改進讀寫方式這件事,還○沒有後來的發明呢,往好的方面看吧。”
                    
                    小季的母親臉上總算有了笑意,她輕輕地埋『怨說:“我一個學期才去一兩次學校,她在想什麽、做什麽,她不說我就不知道。還是2004年底她在市裏得了‘小巧手’比賽  ‘金點子’第一名,回來跟我說,我才知道她課余時間都在搞發明。這孩子特別能領會。後來去北【京、去上海,回來就告訴妹妹北京怎樣、上海怎樣。”
                    
                    妹妹歪在姐姐的身∮上宣布:“我以後要發明盲人自行車!”
                    
                “我沒有缺陷!”
                    
                    長這麽大,季燁劍去過三回南京。頭一回是她6歲的時候,在鼓樓區某高校裏做建築工人的父親摔斷了一條腿,母親照料父親,帶她在南京住了半年。那是苦澀的半年,全家生活無著,靠借錢維生,但工友們都喜歡活潑可愛的小季,常帶她出去逛,她跟人一起◤賣報,竟學會了一口南京風味的普通話。“《揚子晚報》《新民晚報》《金陵晚報》——”季燁劍熟練〓地吆喝給我聽,臉上漾起笑意。事隔5年,當她第二、第三回去南京,這個曾經在工地上玩耍的盲孩,代表南通、代表學校,捧回了江蘇省第十六屆科技創新大賽“工程學”一等獎和第十七屆江蘇省億利達青少年發明獎的一等獎。
                    
                    季燁劍也來過兩回上海。前一次是兒時隨父母在上海求醫問藥治眼睛,後一次是2005年10月,應邀參加上▆海交大舉辦的全國億利達青少年發明獎20周年←慶祝活動。在黃浦江的遊船上,著名物理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楊振寧博士聽了她的事跡後大為感動,握住她的手說:“我很欣慰,連那麽小的盲孩都能在逆境中堅持創新,我們的民族大有希望!”
                    
                    “前”和“後”,涇渭分明,天壤之別。脫穎而出的季燁劍,沒能改變“盲”,但改變了除“盲”之外的一切。她還是連自己長什麽樣都不知道,但越來越多的人知道她了。
                    
                    季燁劍ㄨ還去過三回北京,回回都是領取榮譽。第一回是在2005年8月摘得了第╱20屆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的一等獎和中國科協主席獎兩項大獎,隔一個月又赴京領回第十五屆全國發明展覽會金獎和光華淩雲少年科技發明獎兩項大獎,並得到國務委員陳至立的親切接見。2006年10月,她獲得第五屆宋慶齡少年兒童發明獎金獎,獲得第十一屆全國十佳少先隊員稱號。她還走進了《魯豫有約》節目,向電視觀眾介紹她的發明。
                    
                    現在,季燁劍讀六〒年級了,“全國十佳少先隊員”的稱號對於健全的孩子來說是通往美好前景的第一級階梯,但對於她來說,最重要的是今年考上本校的中專,為將來找工作做鋪墊——這是她目前看得到的未來。
                    
                    “對小季的將來有什麽打算?”
                    
                    “她讀書只要能讀上去,讀多久也給她讀。學校每年有兩三個考取大學的呢,”小季的母親平平淡淡地說,“讀不上去,那也要學一門手藝,按摩啊,針灸啊,保證她將來能有碗飯吃。像咱們有缺陷∏的孩子——”
                    
                    一直安靜坐著逗弄狗的季燁劍的眉頭抽動了一下,我覺察到她的不服氣:“小季,你覺得你有缺陷嗎?”
                    
                    “我覺得我沒有缺陷。正常人能做到的我只要努力也能做到。”她的聲音不高,但很有把握。這是她經過實踐證¤明的深思熟慮。
                    
                    我沒有“放過”她:“你發明的書寫器,因為沒有廠商願意投產,所以到現在還沒有普及,連你自己也用不上,你不覺得可惜嗎?”
                    
                    “不可惜。因為已經發明出來了,現在普及不了,將來還有機會普及的。”小季倔強地說。在她的臉上,我看到了被她的指導老師概括為“堅毅”的性格特征,在她長長的睫毛下的眼睛裏,也仿佛有了閃閃發亮的神采。
                    
                    倏忽間,我想起來,小季是感覺得到光的。向光而生,這或許就是種子的力量。
                 
                照片說明 ①季燁劍對未來有著美好的憧憬。  吳越 ②讀書帶給季燁劍的是一種享受。  吳越 ③季燁劍發明的盲文書寫器。  吳越 ④季燁劍的發明感動億利達發明獎的倡導者、著名物理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楊振寧博士。(資料照片)  吳越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推薦內容